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与同事军嫂的一次激情
与同事军嫂的一次激情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与同事军嫂的一次激情

  闲话不多说,我虽然上班没几个月,但是因为我算是吴主任眼里的红人,我的性格又是比较开朗爱交际那类的,很快就和单位里的老老少少都混得很熟。单位里年轻人不多,财务部的小余姐大概30岁,我那时候23岁,我俩算是同龄人,所以很快变成非常聊得来的朋友。

  其实我第一天上班就注意到了她,她长得有点像袁泉,眼窝比较深,大眼睛,五官比较立体,短头发,皮肤晒得很健康那种小麦色,个头不高一米六左右吧,她比较瘦,胸部看着也不大,但是她的双腿特别圆润挺直,屁股又大又翘,我这人比较爱熟女,又是翘臀和大腿控,所以虽然她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美女,我依然觉得她特别的性感。小余姐已经结婚了,她老公是部队的一个连长,驻地离我们所在的城市大概一百多公里。她老公我见过,年纪估计比她大不少,看着很老实吧。两个人有一个两岁的女儿。因为老公经常不在家,她一个人除了要照顾女儿,还要照顾一个几乎失明的婆婆,军嫂确实是非常不容易的,我当时对她的那种感觉,应该是混杂着喜欢,心疼和尊敬。

  那时候我单身,所以住单位的集体宿舍,小余姐是凭信息中心的指标买的经济适用房,所以我俩住在同一片小区,小余姐知道我单身不做饭,总是在外面吃快餐,有时候就会请我去家里吃饭,我就会买些熟食啤酒去她家。她老公偶尔在家,但她婆婆总是在家,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多少机会和余姐独处,不过话说回来,余姐是特别保守的人,如果家里只有她和女儿,她为了避嫌就一定就不会请我上门了。在单位里,我们很自然地用姐弟相称,当时的我,能感觉到余姐对我印象很好,很关心我,但是我没有太多的恋爱经验,胆子又小,破坏军婚的罪名我是很怕的,所以我只能被动地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我和余姐唯一一次比较亲密的接触,是临近年底,政府机关照例组织在酒店聚餐,余姐因为人缘比较好,人长的也漂亮,而我因为是主任重点培养的技术骨干,所以我俩都被迫喝了很多杯酒。聚餐结束我叫了个出租车,叫上余姐和另外两位同事一起回小区。其他同事先下车以后,到了余姐家楼下,当时我俩喝得都有点多,余姐就让我上楼喝点茶醒酒,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。楼道的灯坏了,有几层楼漆黑一片,我知道余姐有点夜盲症,看不见路,就一直抓着她的手,她也就让我这么抓着。进了她家门,发现她婆婆和女儿都已经在房间里睡了,余姐应该是喝多了酒,尿急,一进门立刻跑去卫生间小解,她家面积很小,客厅里灯光很暗,我坐在沙发上虽然看不见卫生间里,却可以清楚地听到她小解时候淅淅沥沥的水声,不知怎么的,听着这个声音,余姐的私处粉嫩花瓣的模样,立刻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,虽然我其实从没见过,但在我脑子里已经意淫了千百遍,我裤裆里面的小弟立刻变得又粗又硬,余姐从卫生间出来以后,我坐在沙发上不敢站起来。为了不吵醒她婆婆,余姐把头凑近我,小声夸我今天很男人帮她挡了不少酒,是个好弟弟之类的。她头发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,终于让我按捺不住,趁着酒意,一把把她揽到怀里,低头去亲她,她拼命推我但是没有推开,然后我俩的嘴就吻到一起,当时我俩都在发抖,我是因为激动,她应该是被惊到了,也许是不想惊动她婆婆,她的反抗不是很剧烈,也没有叫喊,慢慢的她紧闭的嘴慢慢张开,我们的舌头开始纠缠在一起。我把手伸到她衣服里隔着胸罩摸她的胸,她也默许了,不过当时我经验不足,太过冒进,急吼吼地把手伸到她裤腰里,同时想推她到沙发上。这下仿佛彻底让她酒醒了,她在我耳边很坚定的说了一句“不要”,就挣脱我站了起来。我还想说什么,她小声说,我们下楼去吧。于是我就浑浑噩噩地跟着她锁了门往楼下走。下了楼我们就在小区里慢慢地走,当时已经临近半夜,又是寒冷的冬夜,所以倒也不怕被同住这个小区的同事看见。这一走就是接近两个小时,我俩聊了很多,我当时除了道歉和说我喜欢她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还帮我找理由开脱,说我酒喝多了之类。她说我年轻有前途,将来会找到好女孩,她没什么文化,也不打算背叛自己的家庭,所以今后为了大家好,会适当和我保持距离,但大家还是朋友。她还说她现在生活确实比较困难,很辛苦,但是打算一心一意等她老公复员转业回来,说着说着她禁不住哭了出来。我说我从第一天上班就喜欢她了,虽然我没忍住情况让事情变成这样,但至少让她知道我喜欢她,所以也没有太多遗憾,不过今后我很难继续当她的弟弟了。我这种做不成情人就朋友也不做的态度估计让她也很无奈,其实我当时过于年轻单纯对女人毫无所知,一个观念历来很保守的已婚女人,让一个丈夫之外的男人亲了抱了摸了,肯定对他是有很大的好感的,如果是现在的我,肯定会很开心地呆在情人和朋友之间的灰色地带,徐徐图之。不过我当时完全陷在那种莫名的挫败感中,大部分时间都表现得很沉默,看到她哭也不知道怎么劝解,接下来冬夜越来越冷,该说的话似乎也说尽了,我俩就各自回家了。

  那之后春节放假我回了趟老家,回来上班之后,余姐再也没有邀请我去过她家里。她习惯性地还会喊我弟弟,不过我基本不太回应了。再后来,我在一个老乡聚会上遇到一个妹子,(这里有另一段故事,以后写),我终于可以试着走出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。有次在小区里,小余姐遇到我和当时的女友在一起买菜,她后来还责怪我说有了女朋友也不告诉她。在那以后,我俩中午偶尔还会在一起吃饭,但也仅仅如此而已。

  ................